主页 > 科技

科技·前沿 | 资本江湖的2018

时间:2019-07-13 来源:不去辜负


2018的风雨终将停歇,无可奈何和身不由己之感比以往更为强烈。不仅你我被彻骨的寒冬裹挟,众多行业和风云人物都感受到了资本江湖的进退维谷。


游戏行业红利见顶,腾讯和一众游戏公司集体进入版号寒冬;影视行业税收地震,范冰冰在崔永元的连番举报之下,匆匆认罚8.8亿;资本大鳄收拾残局,九鼎曾经市值千亿,比肩高盛黑石,无奈变卖金融牌照;P2P+举牌模式满盘皆落索,顾国平多次身处险境都有贵人相救,最终在2018年锒铛入狱。


巨头、明星、大佬、大鳄皆黯然,人人都在说,这一年,好艰难。


残局九鼎:不能再出一个证监系


关于九鼎的命运,江湖曾有过多个传言。之一,曾经有证监系统的领导说,北大出了一个明天系,证监会不能再出一个证监系。之二,证监会两个部级领导被查,对九鼎多有牵涉。


无论是哪个版本,纵横捭阖资本市场多年,纯熟运用各类资本工具的九鼎,行至2018年将尽,已经开始收拾残局。


2018年,九鼎投资的拟IPO公司仅有三家申请发审委上会。其中,中和药业、紫林醋业均未通过发审会;天风证券在申请上会前夕,由第三方承接了九鼎持有的股权,才得以通过。根据九鼎投资公布的PE业务经营情况简报,年内九鼎投资无一单IPO过会,侧面验证了涉及九鼎的IPO项目全面暂停的传言。


九州证券亦是命途多舛。2017年,九州证券抛出300亿增资方案,并在当年3月完成工商变更,增资至61.9亿元。但是,青海证监局迟迟未予批复股东资格。无奈之下,2018年1月,九州证券将股东名册恢复至增资前的状态;2月,青海证监局核准九州证券的减资公告。


此后,山东高速拟增资九州证券,并表达了控股意向,但从2月至今,上述股权增资亦无实质进展。事实上,九州证券的新增资管业务已暂停多时, 年内减员2600多人。九州证券的去留定夺,似乎已经不在九鼎掌握之中。


2018年3月,九鼎停牌3年之后,公告收购富通保险。复牌之初,提出将富通保险打造上市。此后的8个月里,九鼎深陷舆论漩涡。2018年11月,九鼎公开回应,确认拟出售全资下属公司富通保险股权。


忆息午桥桥上饮,座中多是豪英。安邦、明天、华信接连离场,资本日益财阀化,越壮大,越惧怕。


2018年的九鼎,似乎被打上了某种烙印,尽管曾驰骋江湖,拥趸者众,但处处步履维艰,步步进退两难。此番残局之后,如能顺利瘦身,或许春暖花开之时,又可有一番作为。


被蹩了马腿的版号:游戏行业的冬天


2018年3月20日,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出炉,中宣部将统一管理新闻出版、电影工作,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新闻出版管理职责划入中宣部,中宣部对外加挂国家新闻出版署牌子。


统一部署下,游戏版号的审批随同出版署划归中宣部统一管理。根据广电总局的公示信息,3月28日,今年最后一批游戏版号获批,此后,游戏版号暂停审批。


2018年8月,腾讯总裁刘炽平在Q2财报电话会议时提到,虽然版号暂时停审,广电总局设立了一个绿色通道,部分游戏能够借此上线运营。刘炽平的“绿色通道”一说引起市场极大反响,最终各方确认,该“绿色通道”被关闭。


2018年,腾讯推出的两款“吃鸡”手游《绝地求生:刺激战场》和《绝地求生:全军出击》,尽管热度不减当年的“王者荣耀”,但由于没有版号,至今不能进行收费。


腾讯遭遇釜底抽薪的版号危机,Q3游戏业务收入下滑4%,手游收入增长仅7%。股价从年初的475元/股,最低下滑到251元/股。


尽管如此,腾讯作为一个游戏发行的顶级流量平台,仍然具有全市场狩猎产品的能力,提前储备了版号的项目仍然可以交由腾讯发行,并获取游戏分成。


没有版号的日子里,腾讯尚且能靠发行分成和投资收益平滑利润。早年间通过杠杆收购充实业绩、通过体外资金虚增利润、通过参股公司公允价值变动制造损益的中小游戏公司,留下的就只有虚胖的商誉,隐形的坏账,和稀碎的杠杆。


2018年9月,天神娱乐的朱晔辞去董事长职务,为了完成对赌业绩,前期大规模现金并购,形成了大额商誉和到期不能偿还债务,游戏行业寒冬来临,债务危机如约而至。2018年11月,歌斐资产要求执行天神娱乐9.4亿资产。


据传,朱晔早已远在大洋彼岸,开始了自己种植庄稼的生意。


别流泪,税务局会笑:上缴8亿元的范冰冰


2018年,崔永元举报范冰冰通过阴阳合同偷漏税,以范冰冰上缴8.8亿罚、经纪人被刑、无锡税务局被处罚收尾这一事件的发酵,揭开了税收优惠乱象的封印,也引发影视行业的连锁反应


在以新疆霍尔果斯、江苏无锡、浙江东阳和上海松江为代表的税收洼地,影视工作室个人所得税征收往往采用核定征收而非查账征收,以收入总额×核定征收率来确定个税应纳税额,优惠的核定税率可达到增值税3%,附加税0.36%,个人所得税1.5%,还有注册五年税收全免和直接补贴等花式政策。


从沪浙兴起的影视工作室模式,是地方政府出于过度招商的动机,对核定征收方法的滥用,本身就于法无据,近年又被一批所谓的“税收筹划商”肆意扩大,侵蚀了原有税收体系的固有税源和税收公平性,让收入以千万甚至以亿计的高收入群体只缴纳不到6%的税负。


受影视明星税务风波的影响,2018年5月之后,唐德影视股价从17元/股一路下挫到8元/股,华谊兄弟股价从8.98元/股下滑到5.63元/股。


2018年11月,国税总局出台了一个150人的内部名单,补税标准也逐步传达,按照2016年至2018年按上年总收入的70%,按个人劳务补缴税款。


2018年12月1日,导演协会发布《依法合理规范影视业税务秩序的倡议》,核心意思是,以前的税收政策都是地方政府定的,怎么可以说不算数就不算数了?征收的法律依据是什么?补缴的法律属性又是什么?


12月6日,新华社发表《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取得积极进展》的文章,予以回怼,要求区分明星个人劳务收入和工作室经营收入,据实申报,自查自纠。


拍摄《我不是潘金莲》时,范冰冰曾说“没有人可以不劳而获,没有人可以不经过努力,不经过成长,不经过疼痛就收获所有。”


2018年的最后关头,产业、金融、舆论的重重压力之下,资本正在持续撤离。而源于小崔的炮轰,范爷的低头,引致整个影视行业规则的重订,上百人、数百亿的补税额度,也让影视板块风暴过后,一地鸡毛。


弃子顾国平:700亿与6个跌停


因为一些渊源,寻瑕对顾国平和斐迅一度着墨颇多。顾国平的几个身份标签也让他为坊间熟知:


2009年创立斐讯;2014年主导慧球重组,最终爆仓出局,欠下巨额债务,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,并终身市场禁入;2018年配资举牌上市公司,实际控制的P2P平台爆仓,涉案金额700多亿,未兑付金额113亿;其爆仓导致波导股份和绿庭投资连续6个跌停。


2018年的两件大事,最终影响了顾国平的命运。一是P2P整治行动带来的平台爆雷潮,二是资管新规落地引发的配资盘爆仓。


在顾国平自己的剧本里,通过关联公司配资举牌上市公司、再通过上市公司新设P2P平台,提高备案通过率,并将原有的联璧金融和华夏万家的利润导入新平台,拉高上市公司股价,暗仓获利退出。


只可惜,剧本写好了,该配合演出的大股东、仇家和监管一一反戈。


首先,上市公司停牌,并在停牌之后利用时间差顺利改选董事会,牢牢地控制治理团队;其次,顾国平多年仇家南通四建申请斐讯破产并将该消息公诸媒体,斐讯无奈邀请众媒体,恳请记者可以报道举牌,但不要影响P2P业务;另外,在媒体深挖P2P资金举牌疑云的同时,监管部门介入约谈举牌方,给举牌后续动作形成掣肘。


2018年6月14日午后,绿庭投资、波导股份、东方海洋三只股票闪崩。6月18日,联璧金融爆雷。6月21日,顾国平发了一条朋友圈“相信我就是了!”8月7日,上海公安局警情通报,顾国平被抓。


顾国平是个有本事的人,他也“朝中有人”,能通过新设空壳公司在成都、天津、北京等地拿下大量土地;濒临破产之际能靠P2P另立山头;可以让松江国资入股并担保;可以运作上海斐讯装入ST中绒的资本迷局;作为失信被执行人依然能举借大笔资金。


41岁的顾国平,生生的把自己过去五年的人生演绎成了一部连续剧,最后在2018年的夏天一败涂地。


P2P严监管和资管新规的出台,成了他爆雷的直接原因,也间接影响了近200万人普通P2P投资者的生活和命运,但或许,他也只是更大棋盘上的一颗棋子,从东山再起到锒铛入狱,最终成为江湖的匆匆过客。


这一年间,同样与P2P纠缠不清的,还有温州卢家帮、草根系、阜新系、奥马系,如今皆已淹没在戊戌年震耳欲摧的雷声中。


2018,市场很惨,监管很忙,江湖很乱


资本江湖的2018年初A股巨幅波动就奠定了迷惘惨淡市场基调


1月,上证综指在11连阳之后继续上涨,最高涨幅达到7.63%,市场上充斥着一股大牛市将至的狂热情绪。而后A股决绝的调头向下,先后经历了1-2月的业绩下滑雷、3-4月的贸易摩擦雷、和5-7月的信用违约雷,而后陷入绵绵无绝期的一蹶不振中。



回看2017年十大券商的策略报告,新时代新牛市、新驱动新结构新高度、面朝大海春暖花开、新科技新消费新生态、改革牛复兴牛。掌声起起落落,分析师捂脸逃遁。



2018年,由于内部去杠杆和外部贸易战,叠加各行业各领域的调控政策,黑天鹅展翅,灰犀牛横行,消费增速下滑、基建投资增速下行、信用收缩加剧、流动性风险提升,社融接连败退,违约闪崩潮涌。


1-11月,违约债券余额达1030.08亿,是17年的3.88倍,其中,民企违约债券余额是17年的3.93倍,长长的违约清单,一张纸都写不下。


市场先是担心紧信用下的经济形势,去杠杆缓和之后,又开始担心再度放水能否奏效,宽信用何时传导到位,减税还有多大空间。


韭菜随大势起落浮沉,被频仍的政策转向和板块的轮番下杀打懵。



2018年,富凯大厦依然人来人往证监会上下繁忙异常


CDR、并购重组、再融资、回购、退市、停复牌、科创板、纾困等领域的规定,出了又出,改了又改,开了罚单,写了检查,退了典型,开了先河。


作为资本江湖的掌门人,既要顺从于朝廷,又要号令于市场,看着各大门派亦正亦邪,武林豪杰聚了又散,邪魔外道去而复返,或许也会在无奈中生出“小楼昨夜又东风”的感慨。


2018年,我们点评过宏图的延期式违约,挥别了